欢迎访问湖北罗田新闻门户网站,罗田本地化的便民服务类网站——罗田114网!

罗田114网

搜索

张玉:我的小布鞋

罗田114网 2020-12-2 14:27 36 0

本文获罗田县总工会2019年“书香三八·智慧启航”征文三等奖

我的小布鞋

文/张 玉

“五一”和朋友出游的时候,路过一家老北京布鞋店。走进去,我一边轻轻地摩挲着手里的鞋子,一边赞叹着:“这鞋穿着真舒服,透气又合脚,穿上它就再也不想穿高跟鞋了。”

说这话时,我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到了二十年前我读小学时。那时,小伙伴们除了“六一”儿童节必备的白球鞋,穿的就是布鞋了。记忆中印象特别深刻的画面:外婆在昏暗的灯光下用那小小的针、细细的线,一穿一引的编织鞋底。在我眼里,跟外婆年纪相仿的女性基本都是心灵手巧的,勤劳的主妇们把穿旧了的衣服收集起来,洗净、拆开,剪掉拼接缝接口,然后用面粉兑水熬成浆糊,把大小不一的零碎破布拼着形状一层层粘起来,往往要粘上几层乃至十几层,才成为一张厚厚的、平整的、硬绷绷的“水布底”,趁着天气好,拿到太阳底下暴晒三五天。

隔三差五的,外婆从邻居家借来一个尺码的鞋样,照着样子把晒得发硬的布片叠上四五层,再蒙上两层新布,便开始做鞋了。当然,最费功夫的就是纳鞋底了,那得事先用搓好浆好的麻线,一针一线地纳。层层叠叠地布片很硬,大半天才能穿出一针,有时还得用牙齿才能拔出来。外婆心细,总要提前为几个孩子做鞋子,手指经常被扎出血来。外婆还是个追求完美的老人,每次做完鞋底、鞋面后,还要左瞧右瞧,蒙上一层新布,然后绣上些时兴的图案。外婆的手巧,穿针引线下,一幅幅美图饱满而鲜活…

张玉:我的小布鞋

当我刚开始穿上外婆做的千层底布鞋,心里还是有些不大情愿,常常是抬头看见外婆那双粗糙的手,看着她手上布满的点点血迹,清晰地印着大大小小的针眼时,我渐渐明白了外婆是如此辛苦,疼我至深。

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级里大多数孩子开始穿回力鞋了,单单我成了班级里“另类”,穿的仍是外婆纳的“千层底”。课间活动站在一块儿一比,就显出窘迫了。那时小小的虚荣心让我对外婆每次的辛苦都显得不屑一顾。

因为母亲外出务工,我常年和外婆生活在一起。想起每次其他同学看我脚下“千层底”的鄙夷眼神,我就找各种理由,如鞋子湿了、鞋子小了之类来拒绝穿外婆的老古董。一旁的舅舅说:“哪天得空了,让外婆再给你做双大的、合脚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外婆虽然没有文化,但人很机灵,很快就看懂了我的心思。紧接着几天,我早上起床就见不到外婆的人影儿,只是桌上依旧摆着我最喜欢的鸡蛋炒饭,旁边放着一杯已经没有热气儿的开水,温度应该是刚刚好。直到有一天傍晚放学回家,门锁着,家里没人,我向邻居打听到,原来舅舅带着外婆到医院去了。话音刚落,我就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医院,两眼噙着泪花冲到外婆的病房,原来外婆为了满足我的虚荣心——给我买一双时髦的回力鞋,上山采草药把腰给扭了,很严重……听到这里,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时,外婆用她那布满老茧的双手招呼我坐到她的病床前,并小声问我:“鞋已经买回来了,喜欢吗?看看合不合脚。”我看都没看,连连点头,只感到两行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淌下来,怎么也止不住。

后来,我每天都穿着那双梦寐以求的回力鞋上学,终于和大家统一步伐了,但内心却没有丝毫的满足感,只想加倍的爱惜它。轻轻地跳,慢慢地跑,这双来得颇晚的回力鞋陪我度过了难忘的小学时光。

可是,时光总是很残忍,岁月在外婆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皱纹爬满了额角,两眼布满血丝,那双布满老茧的双手愈发粗糙。人,最终还是逃不过生死离别,一个寒冷刺骨的冬天,外婆在昏暗的灯光下,安详地离开了我们。

如果说老天是公平的,那我要感谢她成就了外婆对我童年时期最珍贵的爱,最永恒的幸福!

现在的我,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常常备着一双老北京布鞋,看着那布满线条的鞋底和油光可鉴的鞋面,犹如外婆的小布鞋穿在脚下,感觉是那么踏实与温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