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罗田新闻门户网站,罗田本地化的便民服务类网站——罗田114网!

罗田114网

搜索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罗田114网 2020-11-30 20:16 33 0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我和我的家乡


作者|龚小春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杜鹃王



大约几个月都没有见到杜鹃王了。杜鹃王姓王,是杜鹃发烧友,好在手里有矿,他把兴趣变成了事业。当然,他种的杜鹃来自世界各地的深山野林,移栽在大别山上、天堂湖畔的花油畈村。大别山上土壤之肥沃、天堂湖畔风光之旖旎,真是再也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归宿了!


我从认识了杜鹃王才知道,年年看杜鹃,看到的却只是冰山一角、千秋一叶。而他的杜鹃品种之奇特、花色之繁复,让我认清了自己孤陋寡闻的真相。


第一次来到花油畈基地时,他指点着天堂湖库尾的这片沙滩荒地、杂树林子描绘着壮观的杜鹃梦,我们只当是海市蜃楼的故事,美好而虚无。面对我们出于礼貌的倾听,他只笑着说: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半年后的一天,路过花油畈时,我们突然想看看“杜鹃王”的“江山”,从山路绕进去后,我们眼前一亮,让这姿态各异的杜鹃盆景园、高大虬结的杜鹃古木林给小小地震憾了一把,恍若迷失在绿野仙踪里。


从此,去九资河下乡多了一份期待,我们常会在路过时绕进去看看:规模在逐步扩大、品种也在增多,搭配着玫瑰、月季、芝樱,色彩也在渐渐丰富,一些恢复了元气的花儿也渐次开放。杜鹃王对我们细数家珍,手机里珍藏着每一种杜鹃怒放时的照片:一盆花一个独特的造型、一种颜色却有几十个品种,一棵树就是一朵紫色祥云,或是一片绚丽红霞。一心多瓣的八重衣、多心多瓣的八心九重如国色天香的唐妃,雪白中镶嵌一条红线的白彩珠或是镶上一条红裙边的芭蕾舞.......他一边向我们描绘着美得令人惊叹的未来,一边残忍地将地里正在开放的花儿一朵朵地掐下来,他说:还不到开的时候,现在需要蓄积能量。他说:盘成每一棵盆景都需要好几年,长成每一棵树都要历经上百年。可是我,开始相信这未来值得等待。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竖领冲锋衣、旧旧的牛仔裤是“杜鹃王”的标配,其实人家长得挺精神帅气,爱笑,晒黑的脸,白白的牙,笑容更显灿烂。只是黑眼圈深重,他说研究杜鹃种植、培育看了不少书,熬夜是常事。时常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飞来飞去参加杜鹃节会、培训,有时候为了寻访一棵罕见的杜鹃树,还得翻山越岭、攀岩登顶。看来,真正吃过的苦不仅仅假装不了,也隐藏不住。


杜鹃王原来也在体制内,早就明白熊掌与鱼翅不可兼得的道理,辞职开矿数年很有所成,本可以和其他人一样去北上广投资几套房,养尊处优、快意江湖地过好日子。可他偏偏对杜鹃一腔痴情,十几年磨一剑,做着只买不卖的生意。矿上赚的钱、宝贵的青春华年一股脑儿地投了进来,把世界各地收集的杜鹃辗转拉回家乡,细心打理、精心伺候,他要在家乡建一座全世界品种最多、规模最大的杜鹃森林!其实,他在云南、四川都有自己的基地,为什么把最终的梦想放在大别山上?他笑一笑:这是我的家乡!无论成功与否,这份痴情已是难得。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最近一次见到“杜鹃王已是几个月之前了,听说他病了,以前还说忙得没有时间生病,这一病就是两、三个月,听说病好后仍然痴心不改,仍然满世界地寻找那些花儿。再见时,他的身体瘦了一圈,他一路上都在讲如何与其他景点整合、如何让自己的杜鹃品质更优。

他翻着手机里的图片:这些.......已经是我的了,那些.......马上就是我的,过几年你们再看,我的杜鹃王国一定能做到世界第一。说话时眉眼都在笑,睿智的人,早就学会在心里种出一片花园,坚韧为土壤、温暖为阳光、信念为雨露。

杜鹃王说基地所在的花油畈村要与对面做高端民宿的黄泥塘村合并,改名为天堂湖村,他说响亮的名字才配得上杜鹃的家乡。这么一想,地名还真的是时代的烙印,比如黄泥塘----妥妥旧时农村的画面感,比如花油畈----满满乡土味的农家乐景象,只能说去年的名字配不上它今年的样子。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黄泥塘




蜕变前,黄泥塘几乎被彻底遗弃——若非有一两位老人不愿下山入城,这里就只剩几处风雨飘摇的土砖房。废柴果然都是潜力股!不要小瞧这即将荒废的村庄,正因为山高路远、人迹罕至,原生态的风景倒是得天独厚,远观云海玉带,近绕茂林修竹,山中精灵出没,清泉昼夜欢吟。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蜕变是去其糟粕留其精华的过程,不动一草一木,连塘边岸堑的歪脖树都保留下来,打理打理又自成一景。荒坡路沿上都撒过花种,春风拂过,那些七色的花儿一盛开就忘了凋谢,从春开到秋,神采奕奕。仍是竹篱墙、仍是青砖地、仍是茅屋顶,仍是爬满岸边的青藤、随处可见的石磨瓦缸,仍是掩映在山凹里错落有致的黄泥房。明明是匠心巧思后的精雕细琢,却与周围的一切不露痕迹地完美融合,仿佛宫崎骏漫画里的乡村。


夜晚,一定要在夜晚的时候出来走一走。所有的星都亮了,落在水中是一池碎钻,落在叶尖上是一颗明珠,落在人们的眼睛里,便盛了一弯澈净空灵。所有的灯也亮了,星星点点的蛋黄色光亮,环绕着水塘小道,点缀在草坪坡地上,像极了那些点亮我们童年的萤火虫。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万籁俱静的山村,连风声都轻,屋檐的灯光散漫地打在泥墙上,摇曳的竹影撩拔着黑夜的心弦。这一切,静到虚幻、美到出尘,让人不想回到人间。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别倾城。”这出世的超脱只是偶尔的参破,我们还得赶在清晨下山为几两碎银而慌忙。一出路口,山丘就抹去了小村庄的痕迹,只见水塘一角、小路一条。几道弯后,只见云雾缥缈、黛影沉浮,这小小的驿站,已深深的隐在白云深处。这里被定名为“悦驿·白云深处”倒也应情应景,不落俗套、不显张扬。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我大概是超级自恋的人,去过的地方越多,越觉得家乡才是这人间的天堂。家乡美,美在四季,且不说杜鹃遍岭的春季,流云飞瀑的夏季,红叶、银杏相约着惊艳的秋季,即便最寂寥的冬季,也有燕儿谷的茶梅把冰天雪地渲染得鲜艳明丽。 美景虽好,大多都要与季节相约,而近两年新打造的拔云尖公园却是随时都可以相约的去处。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拔云尖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任何一座城市,有了一座像样的公园,才有点城市的意思。所谓像样的公园,不为某个楼盘作陪衬,也并非广场舞舞场。而是一座层次丰富、景致各异、生态多样,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大观园。它把人们的步伐变得从容、轻盈,把人们的目光变得清澈温柔,把人们各自忙碌的心聚到一起来。或者,放下这半生平庸,欣赏一个人的风景,享受一个人的孤单——比如,家乡的拔云尖公园。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拔云尖与县城保持着一柱香的距离,让你来得及每天下班后去走一走。舒适柔和的路面走得脚下生风,满眼深深浅浅的绿色清新怡情,一路走过,若非曲径通幽处,清泉石上流的禅韵,便是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的野趣,或是竹外桃花、落英缤纷、细风裁柳的小景。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沿路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儿,为行人铺上一条看不到头的花毯,从地上铺到岸上,再沿着两侧高高的岸墙铺上去,铺满目光所及,这些红的、黄的、橙的、蓝的花儿开到了天边。每一个行走其间的人都成了画中的一部分,人们即便带着伤痕、携着忧郁来这画中走一走,也会情不自禁上弯嘴角。人生实苦,好在,这世间还有美好的景物来治愈。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大七公路



佛说:与任何事物的交集都是缘份。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与这条大七公路有交集,为它进行了将近一年的协调服务,看着它从图纸上弯弯曲曲的线条化作一道从崇山峻岭间盘旋而出的风景线,看着人们的生活因此而改变,我庆幸这段路缘。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大七公路的起点是绿野飞白鹭、河畔卧黄牛的大河岸,经过遥望山水翠、湖面镜未磨的白庙河,抵达行至林深处,坐看云起时的七娘山,开拓了一条全长38.2公里的生态画廊。

初见时,这是一条弯多坡陡的山路,从茂密的草丛里穿出来,又延伸到另一个丛林深处,有些车马都无法通行的山腰上,却不可思议地散落着一些小小的村庄。


在路上,我们有时会遇到上学的孩子,背着重重的书包、拎着饭盒子在山上奔跑。有时会遇到步履蹒跚的老人,发现车子经过,就会停下脚步,缓缓转身注目,或者挥一挥手,出门的路太远,回家的路更远。来来去去无数次,却鲜有年轻的面孔,这么闭塞的地方,留不住年轻人。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有一次去工地督办进度,施工现场附近有几户人家,太阳底下晒得口干舌燥的我们去讨水喝。找了几户都没人在家,终于有一户门开着,一位大嫂正从家里端出一只晒戕,戕里装着薄薄的南瓜片。逢着讨水的我们,大嫂笑着搬椅子、拿吃的,又小跑着倒水。我们问大嫂家里还有没有别人,大嫂笑着:还有一个老婆婆在家里躺着,不然我早出去了。女儿在北京工作,儿子在上海工作,我男人在上海打工呢。她把工作和打工分得清清楚楚的。那您一个人在家晒这么多东西干嘛?我们指指晾晒的南瓜片、大白菜、车前草。哦!这是给孩子们准备的,比大城市里的好些!等路修好了,他们回来的也要勤些呢。原来,这吸收满阳光的食物,饱含的是母爱、是牵挂,也是回家的期盼。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这条全长只有38.2公里的大七公路,全是难啃的硬骨头。然而,为了母亲的希望,再难的路也要修。山下拆迁压力大,考验着干部们做群众工作的能力和耐心。


山上施工的难度大,爆破、架桥、做挡土墙,既要与大自然斗智斗勇,又要相依相生。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38.2公里,遇障要拆、遇山要开、遇河要架,看着钢铁侠、大黄蜂们在工人们的操作下,灵活又无畏地凿山、挖土、过河、攀岩,人类的智慧和机械的力量如此巧妙娴熟地融合在一起,令人心生敬畏。

如今,这里已是一条美不胜收的生态画廊。近处的田园里生长着庄稼,远一点是高低起伏的丘陵,再远一点,巍巍群山像虚无缥缈的背景。这由近而远、错落有致的层次,色彩丰富、相得益彰的景致吸引着人们向前、再向前。

龚小春:我和我的家乡


渐渐地,远去了车马人群,空气湿润清凉起来,色彩鲜活起来,你甚至能听出鸟儿在枝叶间扑动翅膀、松鼠从这棵树窜到另一棵树。不知不觉中,青山已将喧嚣远远隔绝,物我两忘。

明天,这将是一条承载着希望的小康之路。大七公路串起了大河岸进士河漂流、鲜花小镇、白庙河田园农家、红花尖滑雪场、九资河红叶.......这一路走来,不喧嚣也不寂寞,连绵不绝的绿水青山,分明都是天赐罗田的金水银山。

每一条路都有它的使命,“大七公路”的修建,见证了公路人披荆斩棘铺筑坦途的艰辛,见证了沿途乡村的巨变,它还将见证更多美好的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