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罗田新闻门户网站,罗田本地化的便民服务类网站——罗田114网!

罗田114网

搜索

文化罗田:跨越百年的追寻——周锡恩研究起热潮

[复制链接]
罗田114 发表于 2020-11-25 12: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田114 2020-11-25 12:47:51 101 0 显示全部楼层

124655u8r3rb0g333b33g0.jpg

编者按:周锡恩(18521900),字伯晋,别号“是园先生”。罗田古羊山人,晚年迁居罗田石源河。幼从张之洞学,未成年即考取秀才,深得张赏识。1876年优选贡生列为第一。光绪九年(1883)举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国史馆协修。以其才华甚著,同湖南才子张百熙有“北周南张”之称,是晚清文学家、思想家和教育家,其“精思、慎学、务实、改良、创新、爱国”之精神,深受推崇和颂扬。被董必武誉为“楚国以为宝”的著名史学家、方志学家王葆心即为周之学生。

2014年,由赣南师范学院副院长、教授陈春生和罗田县残联主席周国文合著的《晚近黄昏一片云——周锡恩传》,荣获罗田首届“王葆心文学奖”特等奖,并由武汉出版社出版。这里选登陈教授在首发式暨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及罗田籍博士王磊光的书评,以飨读者。

124656jd9itub9btu8bizi.jpg


在《周锡恩传》首发式暨

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陈春生


能在故乡的土地上,为逝世100多年的晚清名翰林周锡恩举办一次学术研讨会, 我和国文倍感欣慰。

有关《周锡恩传》的创作情况,我和国文在本书的序言和后记中做了说明。为什么现在才写这本书呢,主要基于以下几点:一是周锡恩为罗田名人,和清朝皇室有联系,有据可查的,光绪皇帝接见他四次,其中一次还会谈了45分钟。他和大文豪鲁迅家族有关系。他48年人生充满了戏剧性和悲剧性。他的许多思想观点在当下具有现实意义,这显示了他的睿智和生命力;二是罗田提出全境旅游的概念。作为罗田走出去的读书人,我们想为罗田发展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为罗田文化旅游注入人文要素,让人们沉迷于罗田山水之美的时候,也了解罗田知名人物的智慧。三是日本学者在研究这个人物,我们不能落在日本学者的后面。还有一点,中国高等教育最近几年特别强调服务地方社会经济,作为科研工作者,也面临着科研方向的转型。《周锡恩传》的出版是我科研转向的一次有益的尝试。今后我还会将罗田地方史志作为自己研究方向之一。

124656ijy66221c36zcxp9.jpg

我和国文从2003年开始收集资料。去年八月,我们在北京查找了资料后开始动笔,初稿大约花费了3个月时间,但是修改几乎花了八个月。在这期间,我和国文电话联系不断,主要是补充一些材料,以便更准确地把握这个人物。在这个过程中,我要特别提到本书责任编辑方雷先生,他深入、细致地阅读了本书的每一句话,对每一个注释都进行了认真的考订,在他的帮助下,这本书的质量提升了很多,方雷先生功不可没。在这里还要特别感谢武汉出版社的几位领导。

在这本书的写作过程中,和罗田文化界的领导和同志有过深入的接触,认识了许多人,有机会深入地了解家乡文化建设取得的成绩和文化发展的现状。罗田文化界对本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给予首届王葆心文学奖特等奖的殊荣。

124657ra4ls1400aaae1ic.jpg

坦率地说,这本书还有很多缺陷。一是周锡恩童年资料不多,他的佛学研究、易学研究、国学研究成就未能涉猎,他和张之洞的关系,也有一些未能写入。二是文字不精炼,有些句子需要斟酌。但这本书最大的亮点,是抹去了周锡恩身上的灰尘,弄清了他在浙江科场舞弊案中所遭受的不白之冤以及受处分的前因后果。

周锡恩生前、身后饱受到争议,我以为主要是个性耿直,不畏权贵,敢于直言,他去世100年后,许多附会在他身上的不实之词应该廓清,周锡恩是受到朝廷处分的官员,一般人不会追究他为什么受处分,只会以处分本身来评价他。这一方面可以看到威权政治对个人命运声誉的巨大影响力。另一方面可以看到传媒本身的局限性,其实周锡恩受处分完全是当年清朝上层政治斗争的产物,而他只是当时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就在处分下达的当年,就有人为他们受处分鸣不平。

124657qryygrwzzwwu6czj.jpg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在罗田社会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文化建设如火如荼的今天,我们从周锡恩的人生中,从他的著作中,能发掘到哪些有价值的元素呢。简要概括有一下几点:

其一、作为一个家族成功人士,他践行孝道。他孝顺父母,关爱亲人,和睦乡里。他与祖父、父母、兄弟姐妹感情深厚,对周远垓一家照顾有加。不仅如此,他特别注重传播孝道文化,作为知名翰林,他为家乡的普通人立传。宣传的就是孝道和侠义精神。

其二、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他以渊博的学识赢得了学生的爱戴,他特别爱才、惜才。在经古书院当院长时,主动将王葆心一家兄弟三人带到黄州,以学业优秀的名义免除三人的费用,让他们享受教师的吃住待遇。周锡恩认为,黄冈地方文化发达,但宣传不够,先贤不知道提携后学者,后学不知道推崇先贤。因此他身体力行,提携后学,不遗余力。他在好多场合宣传王葆心,使得王葆心一时获得了声誉。周锡恩还重视乡邦文化建设。在审阅《黄州府志·艺文志》后,写了《黄州诗人考》,发掘那些已经湮灭了诗人和作品。

124658rejedel0osptkkjk.jpg

其三、作为翰林院官员,他站在时代的前列,力倡改革,鼓吹变法,他认为,时代在变,抱残守缺是没有出路的。不要以为学习了别人,就丢掉了自己的东西,只有学习别人,了解别人,才能超越别人,不学习永远只能是原地踏步。为此,在干部制度改革,在禁止奢靡之风,在对日战略方面,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严格干部选拔体制机制,首先要打破各种利益关系。其次要严格考核机制,能者上,庸者下,更重要是要严禁买官卖官。禁止奢靡之风方面,也提出有价值的观点,他认为要严禁宴请的攀比之风,要禁止进口国外的奢侈商品,对对官员的办公场所装修标准,要有严格的限制。在维护地方社会稳定方面,他特别提出,不要轻易使用武力。在对日战略上,周锡恩认为,中日之间的争斗将是一个长远的问题,这是两国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利益决定的。对此,中国要有清醒的认识,那么,怎么防御日本的侵略呢?要加强海上防务,一旦有战争,就要海上阻击。

其四、作为罗田家乡人,他有深沉的故乡情结。他热爱家乡,致力造福桑梓。1898年,罗田发大水,他四处奔走呼号,引起官府重视,后来又亲自参与救灾。他还写了歌颂家乡山水的一系列诗文,宣传罗田。

其五、作为一个怀抱济世理想的读书人,表现出和厄运抗争的勇气。他相信历史,相信未来。

周锡恩留给咱们的精神资源是丰富的。我们应该为罗田出了这样一个人而骄傲,应该花精力研究他。《周锡恩传》只是研究的初步,希望各位学者和故乡人多关注这个人。


跨越百年的追寻

——读《晚近黄昏一片云——周锡恩传》

王磊光


罗田先贤周锡恩长眠黄泉已百余年了!百年来,周锡恩是寂寞的。他在世之时,名动荆楚,毁誉参半;他于盛年亡故后,继续被人误解,著作也被时光湮没,就算在他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多的人将他遗忘。“盖棺应有故人传。”这是周锡恩生前的愿望,而今,随着《晚近黄昏一片云——周锡恩传》的出版,他又从历史的尘土中活了过来!陈春生和周国文两位先生,正是周锡恩跨越了百年的故人!

124659b708vb8rxf4v4vb5.jpg

我与陈春生教授相识,是经陈教授的学生余一梦介绍。和陈教授有过多次交流,每次谈论的话题都离不开罗田文史。在交流中,陈教授不断地为自己对新材料的发现而欣喜,也不断地为周锡恩曲折糟糕的命运而叹息。陈教授也曾在网上给我留言,感叹故乡山水人文十分独异,可惜没有出一个有影响力的作家。像陈教授这样身在他乡,却如此关心罗田本土文化的学者,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心里充满了感动和喜悦。其实,十年前我就读过陈教授对于周锡恩的研究文章。那时我刚大学毕业,在罗田一中的教师办公室得到一本专门介绍罗田文史的书籍,第一次知道周锡恩与鲁迅祖父的关系,便去网上查阅相关资料,首先就查到了陈教授写的《浙江科场舞弊案重要人物——周锡恩》一文,然后又在周作人、梁实秋的著作中,读到了他们关于周锡恩的互相矛盾的记述。

124659l0xpx7e8fsspxzj0.jpg

应当说,在整个清代,罗田最有影响力的名人,当数周锡恩。今天的罗田老百姓,谈论得最多的历史名人,不是徐寿辉、余三胜,依然是周锡恩。我就是听着周锡恩的故事长大的。罗田民间对周锡恩的传说,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周锡恩小时候家境贫寒,几乎到了无钱读书的地步,但他天资聪颖,少年成名,入朝为官,被皇帝召见——可以说,周锡恩在罗田民间,就是一个励志典型;另一方面,说周锡恩品德不行,犯了贪污的大罪,最后落得个吞金自杀,这种说法背后当然是一种以成败论英雄的观念在作怪。

124700xs44dgdfj4atlgt4.jpg

我从去年开始在博客里大量阅读陈教授对周锡恩的研究文字,直到今年完整地读完这本传记,才对罗田的这位先贤有了更深更全面的了解,心里也生出了许多概叹:外界对周锡恩知之甚少姑且不论,但在家乡,大家对他的理解竟也是如此之片面,误解却是如此之深!

——历史是一条无形的河,那些先贤名流便是河中最绚丽的浪花。对家乡的历史缺乏敬畏和珍视之心,河流便会在乡人心底悄然干涸。罗田无人久矣!

而石源河,这条从石缝中流出的小溪,让陈春生、周国文两先生与百年前的周锡恩建立了精神上的联系,而他们,也通过《周锡恩传》,将自身融入到故乡的文化之河中。

124701zmb1m56yhd1df1ba.jpg

《周锡恩传》考证详实,言必有据,分析和推测合理,破解了多个谜团,但在拨开迷雾的同时,传主周锡恩又给作者和读者留下了很多无法解释的困惑。在作者笔下,周锡恩的一生无疑充满悲剧色彩,他的悲剧是命运悲剧、性格悲剧和社会悲剧的交织。

周锡恩经常陷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误会中,对周锡恩的政治前途有着致命影响的事情至少有两件:一是1893年开春,时任大理寺卿徐致祥参奏张之洞,而有传言说底稿出自周锡恩的手笔,导致张之洞和周锡恩十年师生情谊断绝。二是他担任浙江副主考,因揭发鲁迅祖父周福清行贿一案,反而被浙人中伤,被同僚参劾,而周锡恩也无法为自己洗脱冤屈。与大起大落的政治生涯相伴随的是家庭生活的变故,父母、妹妹、弟弟、大儿女、两个儿子在十多年间相继离世,直系亲人只留下一个女儿。传记反复使用“命运”一词,我们也能从中感觉到,面对周锡恩跌宕起伏的命途,作者也充满了深深的困惑,觉得很多事情,除了归咎于“命运残酷无常”,似乎再也无法给出更清晰的解释。

124701w9333252958s8l9l.jpg


不光是周锡恩的命运让人觉得困惑,他的性格也让人十分困惑。作为张之洞极其欣赏的学生,他给张之洞写的寿序,据传有三分之二是借自龚自珍的文章,直接导致了他们师生关系的破裂;到了北京,正当张之洞的政敌要状告张之洞之时,周锡恩却跟他往来密切等等。周锡恩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为什么动不动就干出这等糊涂事?传记作者对周锡恩的性格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性格直露,书生意气,坚持着读书人的理想,随心而动,勇于任事,不太注重官场规则,也不屑于去适应虚伪的人际关系。”我以为,这个解释是恰切的。但整个传记读下来,让我对周锡恩的想象除了他有书生意气、耿介拔俗的一面,我觉得他也有着十分狂狷的一面,正所谓“楚人狂狷”。此书至少有两处鲜明体现了这一点:一是周锡恩在求学之时就自视甚高,有些狂傲,老师刘恭冕告诫他要“沉潜”,一是他的学生王葆心在墓志铭中对他的评价:“讲艺论事,蹈厉风发,纵横滔辩,睨视稠人。”

124702ly291yy2sms09m3w.jpg

当然,三个悲剧中,最主要的是社会悲剧,而且社会悲剧把命运悲剧和性格悲剧都统一了起来。人是社会的产物,必然要受到社会的制约。作者特别注重将周锡恩放在晚清的大历史背景中来研究,透视人物的行动和内心世界,把握其行为背后的思想状况,同时又通过人物的命运遭际来折射末世社会的种种病象。周锡恩身上体现的社会悲剧,概括起来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晚清社会官场腐败,规则丧失,公平和正义更是无从谈起,周锡恩人生最顺利的时候,是得到了张之洞的赏识和重用。但是,他一旦失去了张之洞这个靠山,就有如海上孤舟,无法抵挡狂风恶浪。第二,周锡恩是主张改良的,但在19世纪末,守旧派把握实权,主张维新变法的光绪皇帝、重臣陈宝箴等人尚不能自保,更别说一介书生周锡恩。想想周锡恩的挚友陈宝箴的悲惨结局,就能明白周锡恩的悲剧,绝不仅仅是个人的悲剧,而是当时整个社会的悲剧。第三,传记作者对于周锡恩与社会之间的矛盾问题的分析上,有一点非常独到而准确,那就是周锡恩的知识结构与“五千年未有之变局”的社会需要相脱节。我把这一点也看作是周锡恩身上体现出的社会悲剧性,这也是当时无数传统文人面临的共同悲剧。周锡恩虽天资超拔,虽是张之洞网罗湖北人才时的首选,但他毕竟是受传统教育、在山野里长大的农家读书人,从根本上说,他还是一个旧式文人,猛然闯进了一个新旧交替的大时代大世界里,虽然也具有一定的现代眼光,也有着较强烈的维新变革的愿望,但是他的人生经验、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决定了他不能有更大作为,不能成为张之洞在湖北开展实业建设中的得力依靠。从周锡恩执掌经古书院就可看出,虽然书院也涉猎一些新知识新思想,但课程依然是传统课程,是他最为注重的“根柢之学”。

124703gcj8bftw68pp5nuu.jpg

作者在写作传记之时,对周锡恩抱着“理解之同情,同情之理解”之心,为我们还原了一个有血有肉、灵魂充满着挣扎和痛苦的历史形象。但是,我觉得这本传记的意义要远大于学术本身。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增加一份学术成果,一本传记对于陈教授来说,是可写可不写的;但是,如果是要为家乡总结和传承一种文化精神,这却是一本不得不写的书。这也就是张载所谓的“为往圣继绝学”。我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待这本书的价值,因而觉得陈春生、周国文二位先生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这个意义,也正好通过《周锡恩传》在写作上一个最为鲜明的特点表征了出来——传记从前到后都特别注重将周锡恩一生的命运遭际、人生追求与罗田的山水人文结合起来,而周锡恩正是罗田文化精神的一个杰出代表。我们罗田地方偏僻,交通不便,信息不畅,如何来求得自身的发展呢?我想,靠外部输血,靠招商引资,靠承接大城市转移的落后产业,恐怕都不是根本办法。我们能够依赖的最大资源一定是要立足于本土,那就是罗田的山水和罗田的文化精神。与周锡恩同时代的杰出人物,如梁启超、谭嗣同、章太炎、蔡元培,以及稍后的鲁迅等,在思想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要改造现实,在客观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不是等待,而是去激发“心力”,也就是人的精神力量,“有十分精神方能办十分事业”。

124703bfmf6isfziqpkppq.jpg

在这里,我不禁想起我的导师王晓明教授在2004年写下的一篇引起学界广泛讨论文章——《L县见闻》。文章反映了当下农村社会全面破产的状况,尤其是本土文化精神彻底败落,在城市化裹挟着乡村向前迈进的历史进程中,人们“强烈地表现出一种嫌弃乡村、向往城市的趋向”,普遍轻贱自己的家乡、自己的生活。对家乡,乃至所有乡村的认同感,在年轻一代身上已经瓦解。趁着假期,这段时间我在罗田街上转了一圈,“义水外滩”四个字特别引起我的注意,也给了我很大触动。我们都知道,“义水”是罗田县城的血脉,而“外滩”是上海的标志性建筑,是上海的一个代表。而现在,“义水”却成了千里之外的“外滩”的修饰,且用这样一个名字来给家乡的标志性景观命名,这背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心理呢?在今天,像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早已成为了内地所有小县城想象现代生活的原型,大城市的生活方式成了人们追逐的目标,但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也在不自觉中对农村生活和本土文化进行自我贬值,说到底,这其实是一种文化自卑和自虐心理。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要建设美丽罗田,尤其是要让年轻一代都来爱自己的家乡,十分紧要的是——要从文化上寻找我们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和奋斗的依据,找到精神的凭借,重建我们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认同。

124704ufd7dj2tdfj2addg.jpg

罗田的文化精神,最久远的可以追溯到夸父,夸父逐日,道渴而死,在倒下的那一刻,扔出拐杖,化为邓林(桃林),邓林就在我们大别山这一片,千载而下,到徐寿辉,到周锡恩,罗田有着一大批值得我们记忆和追寻的人物。但是,太多的历史人物、太多的文化精神,被我们抛弃在历史的烟尘里已经很久,很久了!上个月,我在图书馆翻阅一本研究中国古代作家与地域关系的学术著作,看到被作者当作“文学家”列入研究对象的罗田人,仅有潘焕龙一人。可是,即使在我们罗田,又有几个人知道潘焕龙和他的《卧园诗话》呢?历史人物是我们今天与过去进行对话的媒介,令人感动的是,周锡恩本人就十分注重挖掘家乡文脉,他主持黄州经古书院之时,开设四个领域的课程,又特别追溯了黄州府历史上每一个领域里的博学鸿儒,希望学生传承他们的思想和精神。而周锡恩本人所体现出的热爱学问、奋发图强、经世致用、胸怀国家、心系桑梓、扶植后人、忍辱负重等品质,也正是我们奋斗的榜样和精神的凭借。《周锡恩传》追述往事,既为先贤作不平之鸣,更为罗田传续文脉,启发后来人,重建乡人与吾土的情感联系。所以我认为,对于家乡来说,《周锡恩传》是一本恰逢其时的书,是一本有着责任担当的书。

124704urk37y7kg7x2fk97.jpg

124705nukd00zkoubfqkk8.jpg



画像:董志明

图片提供:华仁 周中平 王雅萍 罗田论坛

注:陈春生,罗田石源河人。赣南师范学院副校长、教授、硕士生导师、文学博士,江西省重点学科带头人。

王磊光,罗田县凤山镇人,现寄居上海,做过七年高中语文教师,现博士在读。

制作:罗田文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罗田114当前离线
管理员

查看:101 | 回复: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