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罗田新闻门户网站,罗田本地化的便民服务类网站——罗田114网!

罗田114网

搜索

回忆三十年前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经历

罗田114网 2020-12-8 11:26 30 0

习近平总书记:必须高度重视考古工作

回忆三十年前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经历

(部分考古队员合影)从左至右分别为:孟华平、王翻身、刘瑜、周国平、吴晓松、洪刚、胡 列、罗锋、张尤智。

1991年3月至6月,湖北省考古研究所、黄冈地区博物馆、罗田县文物管理所联合考古发掘队对我县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这是建国以来,在我县首次进行的较大型考古发掘活动。我作为当时县文物管理所职工,有幸全程参加。我是1990年到县文管所上班的,年仅十八岁,1991年一开年,便参加这次考古发掘工作,的确是难得的学习经历,一切都感到那么的新奇。如今一晃30年过去了,回想当年,感慨良多。现作出如下回忆,以记叙我县文博事业发展过程中的一次重要工作。

DAY-1

考古发掘的缘起

庙山岗位于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张家湾村,是一座高出周围水田10余米的小山包(现在属卓尔集团的原大别山矿泉水厂),其北距当年三里畈镇区1.2公里,东距巴河西岸约200米,因旧时在山岗上修建有小庙,故名庙山岗。庙山岗遗址约5000平方米。1990年底,当年县文管所所长王翻身同志带领刚上班的两个小年轻我和胡列搞“文物普查”时发现的。

1991年初,县政府、县水利电力局将庙山岗规划为“湖北省大别山矿泉水厂”厂址,并拟动工兴建,总投资480余万。建设工作由县水利电力局董光耀副局长负责,拟定矿泉水厂厂长为徐明苏同志、副厂长为黄有苏同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因特殊原因,建设工程不能避开古遗址的,需经省、市文物行政部门批准,且先期进行完考古发掘取出文物后,方可允许建设,发掘费用由建设单位列入工程预算。经我们文管所据理力争,发掘经费定为30万元,这在上世纪90年代初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县水利电力局也作出了大力支持。随即省文化厅发文,由省考古研究所牵头,与黄冈地区博物馆、罗田县文管所联合成立“湖北省罗田县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队”,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经费由省考古所统筹管理。考古发掘队成员为:队长梁柱(时任省考古所第一研究室副主任,中山大学考古系毕业);副队长两位,吴晓松(黄冈地区博物馆馆长,武汉大学考古系毕业)、王翻身(罗田县文管所所长);省考古所队员孟华平(吉林大学考古专业研究生毕业)、周国平(吉林大学考古系毕业)、田桂萍(武汉大学考古系毕业)、刘治云(绘图技术员)、陈翠阁(修复技术员);地区博物馆队员张尤智、洪刚、刘瑜;县文管所胡列、罗锋。共计十三人。考古发掘队于1991年3月初进驻三里畈镇,开始发掘工作。

DAY-2

发掘工作情况和成果

01

回忆三十年前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经历

回忆三十年前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经历

02

03

回忆三十年前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经历

04

梁柱队长是一位经验丰富、业务精湛、工作认真严谨的考古专家,广东人,当时年约四十多岁。他指挥将庙山岗遗址分为东区和西北区,共布5米*5米的探方42个,实际发掘36个(东区21个,西北区15个),面积900平方米。每个探方由表及里逐步向下发掘。考古队员仔细判断分析土质、土色、土层、遗物迹象等,用考古专用手铲小心翼翼地拨、挑、剔、刮土层土壤寻找并安全取出古遗物,手法娴熟专业。判定无古遗物的土层土壤,则指挥民工铲除(每天雇用附近村庄的十几位农民挑土、铲土、运土)。一般来讲,不同年代的土层颜色、质地等有所区别,结合每个土层里出土的遗物特征相互印证,推断出科学的年代叠压关系。每天探方发掘深度一般不到20公分。随着推进,考古员便在方坑四周断壁面上划出年代土层分界线,这是年代层级叠压的直观表现。专家们有时为土层分界线的准确划分而集中讨论。发掘的每个步骤,每个土层出现的每个遗物以及坑壁上的断面都要拍照,并在“米格纸”上精确的画出来座标图。尺寸形状标注得清清楚楚,发掘记录得明明白白。考古工作的确是一项科学、严谨、细致的工作。这次的野外考古发掘从3月份忙到6月底,7月至9月又将古遗物转移到地区博物馆和省考古所进行全面修复、深度整理,共历时七个多月。

本次抢救性考古发掘,揭露面积共960平方米。其中西北部文化堆积厚达4.3米,东部很薄,最深不过2米。发掘结果表明,该遗址包含有新石器晚期、西周、春秋三个时期遗址,文化层从上至下共分九层(以①②……⑨表示),庙山岗遗址⑨⑧⑦三层为龙山时期(新石器时代)堆积;⑥⑤④为西周遗存;③②则属于春秋时期。龙山时期遗迹仅发现残存房基一座。西周、春秋见四个灰坑。遗址出土了大量陶、石器,还有极少数西周时期的铜镞、铜管碎片。龙山时期的陶纺轮、陶环极为丰富、式样繁多,石斧、石锛磨制精巧、形态各异。龙山时期陶器类很多,主要组合为鼎、罐、盆、杯、盘、豆、器座、器盖、壶、鬶、缸、甑等,同时发现了几何形黑彩陶片。西周时期陶器组合与春秋大体相近,以鬲、甗、罐、盆、盂、豆钵为主体器类。西周时期,特别是中期(⑤⑥)陶器无论是陶质、陶色纹饰、制法、器物特征都反映出当时鄂东地区与鄂东北、鄂东南、江西地区有着极为密切联系,同时又受到中原、宗周文化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该遗址⑤⑥层出土了一群如长方形镂孔粗柄豆、刻槽鬲、三足钵,绳纹粗而深的鬲、罐、尊、罐、瓮、牛鼻形甗附耳、扁状罐耳等器物组合,这与鄂东南的大冶、阳新、黄石、江西赣鄱地区极为接近,这足以说明,西周中期长江南北两岸有着频繁的交往,这种影响到西周晚期(④层)以后除了刻槽鬲以外慢慢减弱,到了春秋时期则完全消失,代之而来的是受江汉平原楚文化的冲击而形成了楚的风格。

庙山岗遗址发掘,为寻找鄂东北地区古文化的来龙去脉及相邻地区的关系提供了良好的实物资料。

DAY-3

发掘队的工作与生活

回忆三十年前三里畈庙山岗遗址考古发掘经历

01

02

记得当年王所长带着我与胡列先期来到三里畈,我们都带好生活、工作必备品,住进三里畈老街上的一家旅社。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住乡镇旅社,房间狭小、灯光昏暗、设施简陋,但并无愁忧,反而有一种即将投入全新工作的兴奋。我们搞好前期联络和后勤准备工作,在“水利局矿泉水厂建设办”的协助下,租赁了一栋两层民房作为工作室和食堂(一楼)。随后省、地区队员便到达,所有队员都安置在三里畈温泉招待所住宿,每三人一间房。请厨师做饭,一日三餐,十几人分两桌,每桌六菜一汤,这伙食标准在当年还算比较高的。每天清晨大家带好探铲、标尺等工作器具步行至庙山岗。一队行装奇异的考古人沿途穿过时而绿油油、时而金灿灿的广阔庄稼田,常常引来村民的好奇目光,熟识后便亲热的相互打招呼。考古发掘现场,有指挥调度的、有定座标方位的、有放线画线的、有拍照摄影的、有绘图记录的、有集中讨论的、有小铲取物的、有大铲掘进的......好一派繁忙景象。有一次发掘出一个黑蛋壳陶杯,大家兴致勃勃地听梁队长讲解。“蛋壳黑陶”是龙山文化的代表特征,黑如漆、薄如蛋壳。我第一次认识到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先民的心灵手巧。以往总觉得原始社会落后,但没想到先民竟能做出如此精美的生活艺术品。据梁队长讲,这种蛋壳黑陶的烧制方法,解放后有关部门经过多次试制才掌握。发掘西周文化层时,我记得出土的一个盖纽很有特色,是一只匍伏的鸟,尖嘴、翘尾,身上两侧各刻印三排圆圈纹,表示鸟眼和鸟羽,非常别致有趣,富有写意抽象的艺术韵味。后来我见到更多的早期历史阶段的精美装饰品、生产生活用品。不要低估古人,其实古人与现代人的生理性、器质性智力差别并不大。梁柱队长、吴晓松馆长、孟华平、周国平、田桂萍等老师皆为名牌大学考古系毕业,洪刚老师也在武大进修过,在他们的教导下,我开始认识到什么是文化层、灰坑、红烧土块、绳纹、云雷纹、篮纹、弦纹、堆塑纹、鼎、鬲、甑、鬶、石锛、纺轮等名称概念。刘治云老师坐标图绘制的非常精细,文字标注得堪称书法,令我羡慕不已。每天我们背回一袋袋装满碎陶片贴有标号的塑料袋,转到二楼工作室集中分类,将可能属于一个器物的碎陶片集中到一起,由陈翠阁老师负责复原。陈老师通过松胶将碎片根据器物形状粘接,空缺部分用石膏造型填补。经过她的雕琢修饰后,一堆堆散碎的陶片可复原成一个个立体成型的器物。每天在发掘场地,我跟着老师们学习实际操作,了解到考古发掘的程序、知识、方法,锻炼了各种操作技能。晚上回宿舍便借来考古学书籍研读。不懂的知识有专家当面讲解,不会的技能有老师现场演示,这种理论联系实际的学习使我受益匪浅。考古发掘这门学问必须要到考古现场才能学的更好、学的更快、学的更深。

大家在野外辛苦工作一天,晚餐还可加餐喝上几杯。地区馆的几位老师爱喝啤酒,我一个毛头小伙,以往不喝,嫌啤酒的“泔水味”难闻。但自那次发掘后,便也开始喝啤酒了。每晚大家整理完工作笔记后,有时也下下象棋围棋、打打扑克。但梁柱队长极少参加,总是继续搞研究工作。记得水利局徐明苏、黄友苏二位厂长喜欢下象棋围棋,朱少平同志喜欢吹小号,正好王所长会吹黑管,地区馆的刘瑜老师棋也下得好,两个单位时常搞一些比赛切磋、娱乐联谊活动。当年7月至9月,王所长又带着我和胡列赴地区博物馆参加整理工作,主要学习器物修复、资料编写等等。

近年得知,梁柱队长又主持发掘了我省许多重要遗址。如2001年,他主持湖北省钟祥市明代梁庄王墓发掘,成果巨大,轰动世界。墓中共计出土金器、玉器、瓷器等珍贵文物5300余件,文物丰富程度和精美程度仅次于明十三陵中定陵发掘出土文物,是明代考古工作的一项重大成就。省博物馆辟出专厅展览。梁柱先生已是我国著名考古专家;孟华平同志后来任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周国平、田桂萍等同志皆成为我省知名考古专家;吴晓松馆长后调任省文物商店任总经理;洪刚同志任黄冈市文物局副局长;刘治云同志任武汉市江夏区博物馆馆长。

1991年的这段考古发掘从初春到夏末,历时七个多月,是我作为一名文博工作者的重要工作经历,受益良多,苦中有乐、乐中有学、学中有得,使我终生难忘。

返回顶部